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电视剧台词 > 华为话题:新闻仿真与神话修辞

华为话题:新闻仿真与神话修辞

2019-06-20 22:24

  美国当年攻打萨达姆之前,很多媒体在美国制造的大规模杀伤武器的逻辑里,不断分析、对比美国与伊拉克的军力,不断为伊拉克寻找、渲染周边力量的制衡,似乎能打破美国霸权。种种推演中,新闻带来诸多恐慌与兴奋,政治情境在这种氛围里持续演进,战争持续亦进入模拟、仿真阶段。媒体裹挟了全球大众的情绪,建构了许多对立的场景,最终成功地扮演了战争的模拟器,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营造与催化的力量。

  华为一事引发的美国制裁新公司名单猜想,也有些类似了。。。。媒体戏谑中寻找着下一个对象,分析着后者的力量。当你看到海康威视的声明,可能会有一种寒蝉效应。它会影响供应链以及两个博弈国家的情绪,虽然某些本就已经处于临界。。。不过,本地媒体还是比较擅长这个。。。

  而且,媒体标榜的中立与客观,很多时候,会推动一个个博弈的对象,毫无违和地步入囚徒困境,精确地验证着墨菲定律。这中间,有非常合理而充满专业主义味道的政经与产业框架,融入它们,整个场景就更真实,有一种超现实主义的逼真。

  在这个过程中,媒体取消了自我的媒介性,而成了场景与神话的构建者。碎片化的媒体时代,这种功能更是如此。

  罗兰·巴特在其《神话修辞术》里说:“神话是一种言说方式。神话不是靠传递其信息的媒介物来界定的,而是靠表达这信息的方式来界定的。”

  本雅明《巴黎,19世纪的首都》,分析了巴黎当面时髦的拱廊文化,他将“拱廊”视为一种都市的缩影。它隐含的技术要求、意识形态、艺术审美型塑着城市中的各种要素与结构,一种现代性对人身、经济和思维的控制与改造。他最后将波德莱尔作为分析对象。我的理解是,《恶之花》实在是湿婆一样的二元结构力量,光明的巴黎也是一座废墟。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