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电视剧台词 > 现实版《无名之辈》深夜盗窃手机不料全是模型法院怎么判

现实版《无名之辈》深夜盗窃手机不料全是模型法院怎么判

2019-06-18 17:30

  近日,“@央视新闻”发布微博《男子撞碎门偷窃,结果偷的手机全是模型》,网友们纷纷戏称该事件为现实版《无名之辈》。

  而现实生活中,这样的笨贼并非个案,2018年安徽就曾有大费周章却盗得模型机的案子,法院最终如何判决?

  2019年1月13日,“@央视新闻”发布微博《男子撞碎门偷窃,结果偷的手机全是模型》:江苏扬州一名男子头戴卡通帽,在手机店门口试图开锁进去偷窃。开锁失败后男子助跑撞碎玻璃门,进入店内疯狂偷窃桌面上的手机。店长表示,被偷的手机都是模型,其实还不如玻璃门贵。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这不禁令人想起电影《无名之辈》中两个劫匪抢回模型机后,新闻播报称网友将两人评为“年度最蠢劫匪”。

  现实生活中,警方也曾抓获过将手机模型机当成真机偷走的笨贼,那么法院如何裁量这种偷盗行为?我们来了解一下:

  1998年出生于安徽省金寨县的龚昊然,只有初中文化,离开学校后一直无业游荡。

  2017年12月19日,龚昊然曾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拘役五个月。然而出狱后,龚昊然却不思悔改,眼见手头逐渐拮据,很快便又谋划着再次盗窃。

  2018年3月13日凌晨,流窜至临近的霍邱县城的龚昊然,来到关镇东湖路,开始寻找作案目标。

  龚昊然先是锁定了路边的一家眼镜店,拿铁棍撬开该店大门,一通翻找,成功盗取了店内现金500余元。

  得逞后,龚昊然又盯上了一家蛋糕店,又拿着铁棍打算撬开门锁,不料一番折腾下来却未能撬开,只得不甘不愿地离开。

  随后,龚昊然又来到边上的一家手机店,撬开店门后,看到店内玻璃柜台中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手机,便一股脑全抓了出来,塞进包里盗走。

  背着塞满手机的包,龚昊然打算再撬开一家婚庆花艺店的门锁,不料撬锁时恰巧被人发现,龚昊然惊慌之下立即逃离现场。

  回到家后,自觉收获颇丰的龚昊然兴奋地从背包中掏出一部手机,在灯光下仔细查看,却愕然发现手机竟是模型机。

  龚昊然心中一惊,立即从背包中倒出了所有手机,一一仔细翻看,不料盗得的7部手机竟全是模型机!龚昊然傻了眼。

  心有不甘手痒难耐的龚昊然很快再次作案,这回直接选中了自己所居住的金寨县某小区内另一单元楼的邻居家。

  2018年3月23日14点左右,龚昊然从小区单元楼攀爬上楼,撬开防盗窗,进入邻居夏某家,盗取现金700余元、黑色三星牌数码相机1部。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次日,民警即在龚昊然家中将其抓获归案。后经霍邱县价格认定中心鉴定,龚昊然前日所盗相机的市场参考价值为514元。

  法院认为,龚昊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盗窃罪,应依法惩处。

  龚昊然盗窃霍邱县蛋糕店时,在未撬开门锁后离开;盗窃婚庆花艺店时因被发现而未得逞,该二起系犯罪未遂,对该部分事实依法予以从轻判处。龚昊然有前科,酌情予以从重处罚。龚昊然归案后坦白认罪,依法予以从轻判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二十三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和第二款、第二条、第三条第一款和第二款、第六条、第十四条

  本案中的盗贼虽多次盗窃,但每次盗窃数额较少,被害人财产损失不多,且其中所盗手机仅为模型机,此种情况下,如何确定量刑标准、适用哪些法律条款呢?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于盗窃财产数额的定性,价值1000元至3000元以上、3万元至10万元以上、30万元至50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

  二年内盗窃三次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多次盗窃”。非法进入供他人家庭生活,与外界相对隔离的住所盗窃的,应当认定为“入户盗窃”。

  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一)盗窃金融机构,数额特别巨大的;(二)盗窃珍贵文物,情节严重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